粉丝来稿:运哥的泰国爱情故事(中篇)--遇见女神

粉丝来稿:运哥的泰国爱情故事(中篇)--遇见女神

发布日期:2018-11-02 17:12
浏览次数:1582
作者:运哥
分享到:
大家好,我是运哥

运哥的爱情故事还是继续...

当晚抵达清迈机场已经18点多,天色已晚。清迈号称泰国第二大城市,但公共交通和曼谷比简直天差地别,因为MRT、BTS都没有。

运哥出机场后直接拦了一辆小型SUV,司机是一位老者,基本听不懂英语。只好拿出手机点开Google给他看我的酒店位置,老先生终于搞明白我的目的地后用两只手比出(120B)。

我笑着说道:Ok,let's go。因为这个点肚子已经在呱呱叫了。

20多分钟后老先生安全把我送到目的地。我打开钱包才发现零钱只剩115铢,给他1000铢,他又找不开。

我只好再拿出一张5元人民币给他,老先生一脸懵逼。我只好说道:More than 5(baht),trust me!(绝对比5铢多,相信我)老先生虽然没听懂,但也开心的收下了RMB。

我把行李从后备箱拿出后,双手合十对着老先生说了句(卡昆卡)。

接下来就是Check in和外出吃晚餐。因为这次订的是泰国朋友推荐的怀凯的客栈,所以离古城和市区都不是太近,吃完晚餐回客栈早早的就睡了。

第二天早上朋友的丰田(VIOS)10:00左右准时在楼下等我。我朋友阿明祖籍是云南,从小在清莱长大,现在主要在清迈经营客运生意,中文说的不错。这小子晚上和朋友在酒吧喝酒喝到两三点,所以让他老婆来接我。

他老婆虽然一句中文都不会,但英文还不错。一路上我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闲聊。我问她:Do you have go to china? (你有去过中国吗?)她说:No。我又继续问:How do you feel china?(你觉得中国怎么样?)她说:expensive!(什么都贵)一位从来没去过中国的泰国朋友都可以给出这样的答案,说明我们确实是挺贵的。

车价,房价比国外高了两到三倍以上,说不贵都是骗人的。半小时后我们到达(tiger kingdom),阿明老婆把车停好后对我说:I waiting you here,Ok? 

我说:Ok, I want lunch together with you 。接下来我就去窗口买了一个和老虎狮子互动的套餐(1000铢),然后独自一人走进了(tiger kingdom)。



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运哥和老虎狮子们的互动非常顺利,也把拍摄的事宜沟通好了。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工作人员给我的报价简直低到让我不敢相信。

价格只有国内的三分之一,这性价比也太高了吧!泰国看来方方面面的性价比都挺高的(老司机百分百知道我说的是什么)

和阿明老婆吃完午餐后,她问我还有其他想去的景点吗?其实游古城,穿越丛林那些我都不想去了,也来不及去了,我也提前订好了晚上22点回曼谷的机票。

正事办完了,早已归心似箭,

每个男人都爱枪,因为每个男人都有“枪”。在清迈(shooting club)打完16发点三八子弹后,阿明老婆便开车送我去机场。



回曼谷已经23点多了,打车回酒店就洗洗睡了,确实有点疲惫。第二天下午去大皇宫给我爸买了几套民族服饰(他老人家提前交代过)买完才16:30分左右,本来打算再进大皇宫内部参观一下。

突然乌云密布,瞬间下起雨来。还好运哥习惯在背包里放一把雨伞,这会就派上用场了。雨势越来越大,好多游客都被淋成了落汤鸡,在雨中上演(奔跑吧兄弟),却不料越淋越湿。运哥一边站在台阶上等雨停,一边拨通了皮皮的泰国号码。(放大皇宫图片)

大概三声嘟音后,皮皮接了电话。运哥:晚上有时间吗?请你吃饭。皮皮:是吃火锅吗?

运哥:又不是国内气候寒冷,吃什么火锅啊。本来我想预订(拜约克)81楼的海鲜自助的,但刚才飞猪卖家说今天没有位置了。

皮皮:那里要提前一天的,比较难订。我是听见群里有个哥们说今天吃火锅,所以也一时兴起。

运哥:你住的小区附近有味道不错的火锅店吗?

皮皮:有一家华人开的还不错。运哥:行,我马上打车过来,你等着。

差不多30分钟后,我到了辉煌地铁站出口处。皮皮过了10分钟也从我身后冒出来,拍了我肩膀一下,吓我一大跳。

随后我们就去他说的那家火锅店欢快的吃起来。酒足饭饱后,我问皮皮,今晚你打算带哥去哪里开展夜生活呢?

皮皮说今晚真的不行,他约了泰妹去暹罗看电影。而且他这几天身体状况不好,需要休息一下。

皮皮:你自己也可以去啊,我把上次的存酒卡给你。皮皮随即从钱包里掏出存酒卡递给我。他率先走出火锅店,我在喝完最后一口加多宝后,起身打算买单。服务员告诉我已经付过了。

我走出火锅店对皮皮说:怎么你请啊?不是说好我请吗?下次请你喝酒啊。皮皮说:没事,一顿小火锅而已。

接着我俩就从辉煌坐地铁到了Asok。分别时皮皮还嘱咐我,如果要去(Straps),那里的妈妈桑特别烦人,老是催客人买酒和选妹子。

你不打算带人走的话,千万别理她的忽悠。我说好的,我知道了。皮皮又重新迈入Asok的BTS站。我只好一个人步行去NaNa,因为火锅吃得有点撑,散步消化一下也挺好的。



大约15分钟后,我又再次来到了莺歌燕舞的NaNa,二刷的感觉犹如满血复活一样。

首先肯定是去二楼拐角处的(Straps)打卡,因为这家吧被七少封为NaNa颜值巅峰。

进门后,我找了个靠右边的座位坐下,叫了一瓶Singha,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台上搔首弄姿的“小姐姐”。

(Straps)的舞台和空间特别小,感觉都还没(Baccara)二楼大。台上一共五个妹子在跳舞,台下和门外还分布着五六个。

有两个妹子对着我抛媚眼,我也只是微笑了一下,尽量保持对视的时间不超过三秒。突然一位皮肤黑长得像男人的妈妈桑坐在我旁边。

妈妈桑:Hello,where are you from?运哥:China。

妈妈桑:有喜欢的Girl吗?运哥:你会中文?妈妈桑:会一点点。运哥:我先坐会吧,一会有喜欢的我告诉你。

你们家确定都是女孩吗?妈妈桑:百分百Lady。过了两分钟,皮皮发微信问我情况怎么样,我说(Straps)简直美女如云,眼睛都挑花了。妈妈桑还说她们家没有变性人,百分百Lady 。

皮皮:她们家在国内名气大靠的就是变性人的噱头,你别听她胡说八道。看着眼前的这些“美女”,我真的不敢相信她们以前是男儿身,怎么可能有比女人还女人的“小哥哥”?

喝了半瓶Singha,运哥的内心非常燥热,目光又开始重新扫射。就当扫射快结束的时候,一位靠在舞台边上戴眼镜看起来像学生妹的“美女”和我对上了眼,我也快速记住了她的号码牌(3号)。我对着妈妈桑打了个响指,妈妈桑心领神会,马上就把(3号)带到了我身边。

运哥让服务员给她来了一杯ladydrink,妈妈桑说她也要,所以是两杯。



在我和妹子随便交流了几句后,我示意让妈妈桑坐我左边,因为要切入正题了。我直接问妈妈桑LT多少?

妈妈桑说ST3700,LT三小时8700,五小时13700,都是包含barfine 700的总价。

运哥觉得她在故意乱报价宰客,一下就火了。

运哥:Are you kidding me?you know Baccara is real girl,LT offer 6000Baht,afternoon left my hotel 。

妈妈桑:你不相信我们这里是女孩,你可以走啊。一位正在舞台上跳舞的妹子(后来才知道是二代内部群的伙伴-江城舒马赫找过的小哥哥)听见我们的谈话,也用中文怼我:那你干嘛来这里,你可以走啊。

运哥在这一瞬间甚至想过给这两人头上一人一啤酒瓶的,但最终还是冷静地克制了自己。

因为这毕竟不是国内,在国内如果有人敢这种态度,那她的场子就别想再开下去了,就算我不出面,都有人替我出头的。

我要是冲动这一时,那很有可能就丢脸丢到国外去了。泰国pilice肯定是偏向他们自己人,当地媒体也会以各种标题来抹黑,比如(一名中国籍男子在曼谷红灯区因拒付账单,出手打伤两名泰籍女子,已被police带走调查)

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就当她们是在放屁,本来就是因为贫穷才去变了性,属于社会底层人民,跟他们一般见识,真的犯不着。

如果你好好说话,态度友善,搞不好我还真的花13700铢带走3号,我也不差钱。运哥就是看不惯他们那副嘴脸,觉得他们(Straps)客人多的是,你爱来不来随你便。

我从钱包拿出一张500铢给妈妈桑,就起身走了出去。因为心情被搞坏了,再待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出了(Straps),一看表,才21点30,这么早回酒店不是我的风格。运哥调整心情后,接着在二楼三楼逛了起来。

一路上也有妹子拉我,但确实有些辣眼睛。运哥逛累了就站在三楼楼梯口吸了一支泰国版(Marlboro)香烟。

我决定再逛十分钟,还是没收获的话,就去夜店算了。就当我往回走了十几步的样子,被一双粗壮的手抱住。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拉进这家bar了。

妈妈桑:你是中国人吧?运哥:你怎么知道?妈妈桑:你背的LV包啊。运哥:你中文说的不错,你在哪里学的?

妈妈桑:我是广州的,在这边十多年了。

运哥:真的假的,说两句粤语我就相信。妈妈桑快速跳过这个话题,我也没在意,因为知道这是她的套路。

妈妈桑:我们家Many Girl is beautiful。随后她就叫来四个妹子站我面前。我问妈妈桑里面没有ladyboy吧,妈妈桑说全部都是Girl,只有她自己是ladyboy。

当运哥目光扫向妹子们的时候,第一眼就看中了左边第一位大长腿妹子,妹子也顿时和我四目相对,她还害羞的捂着嘴偷笑,这一刻我觉得我的身上仿佛有一万伏的高压电在流动。

我用手指着她,示意她到我身边。其他三个妹子只好失望的走开了。服务员见机马上过来,我要了一瓶啤酒和两杯ladydrink。

妹子首先问我:How old are you?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反问她:you are so beautiful,how are you tall?

妹子说她爸爸是马来西亚华人,妈妈是泰国人,因为家里人都高,所以自己身高177。



 妈妈桑趁机在一旁起哄,一手比着兰花指,一手拉着我的手往妹子胸前靠近,嘴里说着:you can touch her。

反而是我不太好意思的甩开了妈妈桑的手,停止了进攻。

妈妈桑那贱贱的表情真的特别搞笑,也让运哥心情变的好起来。妈妈桑看我酒喝的差不多了,也主动告诉我LT6000,barfine1000,妹子第二天走的时间是morning。

运哥也怕出意外,所以再次确认的问:Morning,Are you sure?妈妈桑点头如捣蒜。运哥:Money,Pay you?妈妈桑:Yes。

接着我从背包里拿出了钱包,把7000铢交给妈妈桑。服务员趁机把550铢的酒水账单也递了过来,我又拿出一张1000铢给服务员。

服务员问我他的小费呢?我说剩下的不用找了,就当你的小费吧,这小子说了一句(卡昆卡)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。

妈妈桑又接着问她的小费呢?我打开钱包一看,现金已经只剩2000铢了,刚才忘了去ATM多取点现金。

不过这会哥高兴,所以又给了妈妈桑一张1000铢的,剩下的还要打车。妈妈桑高兴的把我和妹子送出了她家的Go Go bar。

我和妹子也互相加了微信,她的名字叫Ping。我问她:Ping,do you want go nightclub(insanity)?

妹子:No。

我又问她我的酒店离NaNa有点远,会介意吗?她说It’s ok。(因为第二天要去古Sir的后期制作公司One Cool 谈事,所以从清迈回来就把酒店换到了Rama 9附近)既然妹子不想去夜店,那就只好打车回酒店了。

18公里的路程,因为中途有点堵车,30多分钟都还没到。妹

子有点不耐烦的说起了她的泰式英语:维里发(very far)。

运哥只好笑着说:don’t worry,ten minutes arrive,Ok? 妹子只好拿出手机,玩起了游戏。

十多分钟后,终于到了Rama 9度假村酒店的院子里,工作人员还是惯例帮我们拉开车门。

我也从车费找零的钱里拿出一张100铢给工作人员,大家都是老熟人了,上次机场打车过来要不是工作人员告诉我手机落座位上了,搞不好还丢一部手机。

我和Ping快速进入电梯上三楼刷卡开门进入了我的房间。我问她先洗还是我先洗,她说让我先洗。

运哥五分钟搞定后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。在妹子洗的时候,运哥也拆开了一袋果酱服下,并喝了半瓶矿泉水。

卫生间的窗帘遮得不是很严实,有一条缝露出来。我就随便看了一眼,结果Ping发现后吼道:I’m shy。

我只好转头跑去吧台旁准备洋酒。运哥喜欢制造一点气氛,和妹子先小酌一杯再开始也不迟,又不是ST需要争分夺秒。

Ping洗好后也裹着浴巾出来了。我把调好的一杯洋酒端给她,她喝了一小口就撅起小嘴说:No good。

不过说实话,这johhnie walker的红牌还真难喝,早知道就别开冰箱里的酒,应该去7-11买一瓶轩尼诗的。

不过这会也挺晚了,附近也没有7-11,将就喝吧。

Ping不喜欢这酒的味道,便坐在床上玩起了手机。我又拆开一袋薯片并一块一块的喂给她吃。

怎么突然感觉她是花钱的大爷,小弟我在为她服务。(我相信95%的男人遇到自己喜欢的女神,都会心甘情愿的为她们服务的)接下来我又用手机打开百度搜出温岚的照片,告诉她,她很像这位台湾女歌手。

Ping就瞟了一眼,便继续玩她的王者荣耀。运哥把洋酒喝得差不多了,便示意Ping可以开始了,她也懂事的停止了游戏。

主题结束后,我们便抱着进入了梦乡。

早上7点左右,Ping 接了一个电话。她告诉我:My mommy call me(用国内网友的话就是我妈喊我回家吃饭)我也同意她离开,只是在她走之前我们有缠绵了一阵。

真的不是我的错,只能说果酱威力太强大。

在这里还要感谢一下皮皮,如果不是因为他约了妹子看电影,很有可能他带我去(Straps),哥就提前坠入妖道了,哪有机会遇见女神。

所以生活中很多事都是提前注定好的。

Ping走后,我一觉睡到下午三点。起床后去楼下自助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。回房间换好衣服后便准备打车去(One Cool)谈正事。

就在出酒店的小路旁边的不远处,我还发现了曼谷兰博基尼4S店。运哥受朋友所托也是进店咨询了一下价格。

12款LP560-4(二手的两万公里左右),售价500多万泰铢,比国内便宜个20到30万人民币吧。后来这朋友在国内花了400多万买的LP610-4,说是国外的右舵车不习惯,他这理由我也是醉了。



看完Lamborghini后,我便在路边拦了一辆TAXI,十五分钟后司机把我送到了(One Cool)大门口。

运哥入内随即和他们李总监开展了长达两小时的交流。也得知了香港的一些大导演(林超贤,王家卫,刘伟强)经常到他们这边来做后期。运哥也基本敲定了未来几年和(One Cool)的合作计划。

可惜的是当天没能偶遇古老板,有点小遗憾。



次日晚上20:00运哥也乘坐东航航班回国结束了这次9天的泰国行程。回国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我也和Ping保持着微信的交流。

Ping也经常会发些(what are you doing?i miss you)之类的话语。我也没当回事,因为七少有篇文章专门写过泰妹的种种套路。

本来打算去泰国和Ping一起过圣诞跨年的,结果因为年底工作太忙没去成,Ping也非常失望。

但真正让我下定决心再次回泰见她,是因为她给了一个让我非常满意的答案。我记得有一次问她,如果我去泰国找她,是我去NaNa找她还是在酒店等她?Ping说:I don’t want you look lady,I don’t want you near NaNa。

她的意思是怕我看到其他女孩,所以不想我接近NaNa。这情商高到简直可以直接给满分100。

七少曾经多次提到过泰妹非常注重细节,我在Ping这里终于感受到了。她现在已经把她的立场设定成我的女朋友了,所以那些话让我觉得不是套路,而像小棉袄一样暖人心窝。



运哥终于又定下了1月13日飞曼谷的航班!

终极篇预告:55天后和女神再次重逢,真的可以开启幸福之门吗?

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,立即登录.

查看更多粉丝投稿